您当前的位置 : 国学小名士 >> 国学小课堂

【国学小课堂】第6课:我们该如何找到自己的志向?

2017-09-27 08:50:00来源:胶东在线

  相关链接:

  烟台“国学小课堂”开课了

  点击进入专题:国学小课堂

  志

  志,就是志向、心志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志向,志向是一个人前进的方向与动力。没有志向的人,就像是无根的浮萍,注定随波逐流,浪荡一生。儒家文化非常注重人志向的培养与引领,曾子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,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”在这里,仁便是曾子的志向,也是他理解的每个有识之士应有的志向所在。为了这个志向,甘愿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  《公冶长》篇第二十六则,专门讲“志”,全文如下:

  颜渊、季路侍。子曰:“盍各言尔志?”子路曰:“愿车马、衣轻裘,与朋友共。敝之而无憾。”颜渊曰:“愿无伐善,无施劳。”子路曰:“愿闻子之志。”子曰: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”

  这则材料的重要意义便在于,它真实的还原了孔子与颜回、子路关于志向的交谈场景。

  子路在孔子诸位弟子中,形象非常鲜明。《先进》篇记载,闵子侍侧,誾誾如也;子路,行行如也;冉有、子贡,侃侃如也。子乐。“若由也,不得其死然。”孔子看到他的徒弟的不同体态,心中有自己的判断,子路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一旁,孔子嫌他不够谦虚谨慎,便说像子路这样的人,恐怕不会有好下场!不过,孔子对子路总体上还是给予较高评价的,《子罕》篇记载,子曰:“衣敝缊袍,与衣狐貉者立,而不耻者,其由也与?‘不忮不求,何用不臧?’”子路终身诵之。子曰:“是道也,何足以臧?”在这里,孔子对子路不慕虚荣,不贪求物质利益的品质进行了高度赞扬。此外,《先进》篇记载,德行:颜渊,闵子骞,冉伯牛,仲弓。言语:宰我,子贡。政事:冉有,季路。文学:子游,子夏。孔门四科之一的政事科中,子路与冉有名列其中,也可以看到孔子对子路行政能力的认可。

  回到言志这则材料中,子路谈到自己志向时说到,愿意把我自己的马车与华服与友人共享,即便破败了也毫不遗憾。这股同甘共苦的豪气,颇有几分梁山好汉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的酣畅。

  颜渊是孔子最看重的学生,他的志向是不愿意展现自己的才能,不去过度表扬自己的劳动。这也符合他一贯的谦谦君子的作风。颜渊是孔子心目中君子形象的化身,可惜英年早逝,这使得孔子悲痛不已。《先进》篇记载颜渊去世以及孔子的反映:颜渊死。子曰:“噫!天丧予!天丧予!”颜渊死,子哭之恸。从者曰:“子恸矣。”曰:“有恸乎?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!”“天丧予”,即老天爷要了我的命!恸,动容,哭的很伤心。孔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嚎啕大哭,可见他对颜渊的喜爱。

  在两位弟子都说出了自己的志向以后,孔子也谈了他的志向,那就是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

  孔子的志向虽然只是简短的十二个字,但看似平淡的背后却蕴藉着无尽的智慧,而且这绝对不是凡夫俗子所能实现的志向。“安之”“信之”“怀之”,都是使动用法,即“使之安顿”“使之信赖”“使之挂念”的意思。加上各自的对象之后,大意便是:使老者得到安顿,使朋友对我感到信赖,使后生之人时常在心中挂念我。做到这三点,看似容易,实在难于登天。老者最放心不下的便是自己的子女,能够使自己的长辈安享晚年,那必然要以自己的异常优秀作为前提。而朋友间最重要的一种情谊便是相互的信赖,这种信赖之情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培养出来的,而是需要一起经历许多风雨,经受许多考验,才能建立起相互的信赖。让晚辈在心中常含自己的影子,这意味着你要相当出色,才能成为他人心中的理想榜样,是他人前进路上的目标。无论是他们处在人生的高潮还是低谷,都会记得你的存在,这就叫心中常怀。

  孔子的志向遍及长辈、同辈、晚辈各个层面,面面俱到,滴水不漏。这十二字的志向,也应当作为我们每个人奋进的目标与前行的志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