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国学小名士 >> 国学小课堂

【国学小课堂】第11课:生活中要有责任意识 担当精神

2017-12-29 02:20:00来源:胶东在线

  相关链接:

  烟台“国学小课堂”开课了

  点击进入专题:国学小课堂

  儒家文化的终极目标是弘道行仁,讲究担当与创建。子曰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曾子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,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”后世儒者张载有言,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此外,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”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。”这些铿锵之言,黄钟之音都是儒家文化注重行仁弘道的典型表现。

  责任意识、担当精神,始终是儒家文化的主流与主要特征。不过,主流并不意味着全部,知识分子固然应当铁肩担道义,要将所学造福万民,另一方面,儒家文化也注重自身的生命体验,也讲究安顿生命、涵养心灵。其实,注重自身的生命美满与弘道行仁并不冲突,修身是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前提。而涵养心灵,安顿生命的思想内容,反映在《论语》中便是“游”的生命状态。

  “游”在《论语》中多次出现,在不同语境中,有各自不同的意义。“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”这里的“游”字,指的是“闲游”“游历”。它侧重在外出旅行的动作,与修身并无太大关系。《论语》中的“游”字,涉及修身、涵养生命意义的,有一处明显的例证,见于《述而》篇第六则:子曰: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。”在这里,道是矢志不渝的追求,德是立身处世的根本,仁是无时不忘的信念,艺便是游憩期间的精神家园。“游”字,指的是徜徉期间、徘徊其中的精神状态,是一种安顿生命、涵养心灵的超越体验。

  描述这种生命状态的材料,《论语》中有多处例证,比如《述而》篇中记载,子曰: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在这里,孔子安贫乐道,游于仁之至乐之中,所谓仁者安仁。

  此外,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中的一段记载,还能体现出孔子游于音乐之中的快乐,原文如下:

  孔子学鼓琴师襄子,十日不进。师襄子曰:“可以益矣。”孔子曰:“丘已习其曲矣,未得其数也。”有间,曰:“已习其数,可以益矣。”孔子曰:“丘未得其志也。”有间,曰:“已习其志,可以益矣。”孔子曰:“丘未得其为人也。”有间,有所穆然深思焉,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。曰:“丘得其为人,黯然而黑,几然而长,眼如望羊,如王四国,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!”师襄子辟席再拜,曰:“师盖云《文王操》也。”

  《史记》当中的这段话,第一,可以体现孔子的好学深思。在学习《文王操》时,“习其曲”而不足,又“习其数”,继而又“得其志”,最终必定要“得其人”方才罢休。从琴曲的手法到演奏规律,从演奏规律到乐曲主旨,从乐曲主旨到作曲家的为人,这每一步的提升都跃了一个新的境界。老师督促可以进入新的学习内容,自己却不知足,依然孜孜不倦,精益求精。正是这种深思熟虑,使得孔子能够由音识人。第二,便是“游”的精神状态。孔子深深沉浸在音乐当中,难以自拔。并且对于曲子的研习一步步深入,自己所得到的体验也愈发提升,完全忘却尘世纷扰,生命得以安顿,身心得到休憩。

  所以,无论是游于安贫乐道的至乐,还是游于《文王操》的沉浸愉悦,都使得生命得以安顿,灵魂得到解脱,这些纯粹的美的体验作为生命体验的极致状态,必然可以使得身心得到净化洗练,境界得到提升升华,也必然可以实现修身的目标。这正是“游”的意义。